从朕王位上下去

笼中之蝶x神圣之辉(重修)

0

赌上薇拉·奈尔的尊严,她一定要让吉尔曼这个恐怖分子得到她应有的惩罚。

不知是否所有的祭司都是这样,但神圣之辉……

呵。

她会将监管者带到她的面前,看着闪光羸弱怪气喘吁吁的翻窗、奔跑。让脸上的浓妆都遮不住她剧烈运动过后潮红不已的脸……

希望与她们一起的游戏中不会有贝坦菲尔小姐,否则实在让人愧疚。

她要用自欺欺人书……不,就拿着自己的忘忧香站在不远处听神圣之辉挣扎时有气无力的喘息,看她用她自带的led光圈照亮她刘海贴在额头上的狼狈模样直到最后一秒!

当然要有最后这最重要的一步,看眼角泛红的她怒视自己后在突然拔高的惊呼中旋转上天。

……

就像最近神圣之辉对她做的那样。




0.5.

“万一那局是瓦尔莱塔小姐呢?”

珊瑚夫人在卸妆,因为动手能力太差还是笼中之蝶在帮她。

“那不也挺好。”虽然记忆力不很好,但胜在脑洞大,说一句话不过三秒钟,但之后的三十秒内笼中之蝶已经把金色易拉罐蛛丝缠身的样子想了几个来回。

“可是我觉得你想对她做的简直像个……”变态,原皮斟酌了一下词语最终没把这话说出口转而换了一句“这样对前辈来说会不会很过分?”

“我过分?!”笼中之蝶手上的动作微微用力“你们想不到神圣之辉有多过分!”

“有你现在过分吗?”

珊瑚夫人靠着椅背,去掉半张脸的中毒式妆容竟然还很显小,她的眼角微微上扬,嘴角也是。所以不说话的时候自带高傲与嘲讽。

前提得是笼中之蝶抹卸妆乳的手没把她脸怼走形。

“啊,抱歉。”但她绝对比我更过分。

“你可以再没诚意一点因为我不会原谅你。”

“谢谢你?”






重码了一遍,有些扎心。我明明想写的是神圣之辉,写出的却是明日之辉。

生活喜提我狗命,在学校码字不会有好下场。

但是我还是要吹祭香。

可能会有后续,祭司的戏份好少就不打tag了


文中可能表达不出来,就是薇拉 虽然把画面想的sex但她的确很认真的想看神圣之辉狼狈的样子。她的性格有些倔,也很认真。当时菲欧娜送她上天的时候手里就只拿了井盖(划掉)门之钥所以薇拉也只拿自己的香水,就是一种小孩子的好胜心。


评论(2)

热度(11)